【原创堂】九士与鬼王之子(三十七)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4-03 14:52   浏览:
正文

原标题:【原创堂】九士与鬼王之子(三十七)

洒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力彑

-❶-

[ 九士与鬼王之子]

玄幻,架空历史,鬼怪,冒险

夂 小

正文:只想伴你左右(二十三)

蓬家的前院已经都整理得看不出早上那个的令人唏嘘的样子了,这让蓬老从书房窗外看过去时心里舒服了不少,至少不像先前看到时那样害怕了。可是他还是不愿意见人,下人也好文文也好,就连与自己同床共枕那么多年感情的妻子他都闭门不见,任由她在门外哭喊一阵诸如去看看被放在客厅里死不瞑目的承钝之类的话语,直到蓬夫人哭得累了,被文文好生安慰了一番后搀扶着离去,他都无动于衷。

文文今天的脸色有点不好,嘴唇有些苍白,可别人都以为那是因为一大早看到自己的哥哥那个样子的关系。但只有文文自己知道自己腹部上的伤口又开始隐隐作痛了,若不是脑内仅存的一丝意识在支撑着她,她应该会随时就倒下去。她的伤口一个不注意依然会渗出血来,这让她不得不更加小心谨慎,即使绷带缠得再多圈,上的药再多,衣服上或多或少还是会沾到些许血迹,倘若有哪个下人或者侍女眼睛好点就会被发现了。这可用不了像什么刚刚处理前院时不小心弄到的借口搪塞过去,毕竟她一个离得远远的人在指挥着下人们做事怎么可能会弄到?这些可都是被别人看在眼里的。

她刚回到她的房间,就立即锁了门,拖出藏在床底下的药箱,重新给渗血的伤口上药包扎。

纸鸢跟着洵伦小时候的模糊印象一路走到蓬家大门外,看着前院的墙上还有些没被擦干净的凝固血迹而面面相觑。

“今早这里是发生了什么吗?”纸鸢疑惑地自言自语道。

洵伦自己也是摸不着头脑,面对纸鸢的疑惑他也答不上来,他跟纸鸢基本整个早上都在山里转悠,在教堂待的时间也多,回来时都快临近午时二刻了,又累又饿地还没休息一会儿,就被叫出来带路,更不能有任何怨言。

他往回走了几步,走到街上,在纸鸢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的情况下拦住一位过路人,见被人挡住去路的大娘斜挎着菜篮,神情有些不耐烦,正准备抬头看向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青年人破口大骂时,一抬头就被一张清新俊逸满面春风的笑脸给治愈了,瞬间没了先前怒气冲冲的模样,柔声细语地问道:

“怎么了啊小兄弟?”

纸鸢离在街上拦下路人的洵伦并不远,她能很清楚地看见那大娘神情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不禁觉得无语,想起以前跟空漓在老宅的时候,空漓每次去完早市都能拎一大堆东西回来,还说什么是大姐大哥送的,便宜买的之类,现在想来,说不定也是跟洵伦一样露出讨好的笑才得到那些吃的吧。

“哦,没什么事大娘,我看大娘挺着急的,我不是有意让大娘过不去的,就是…”

“没事没事,不着急不着急。”大娘看着洵伦虽然是抱歉的神情,但也掩盖不了他那潇洒英俊的面容时,顿时心情倍好。

洵伦向大娘不过稍稍问了几句,那大娘一五一十地将那件早上刚发生不久的骇人听闻的事全盘托出后,才笑容满面地跟洵伦告别。

“问到什么了吗?”纸鸢站在那听他们说话并不是很真切,只是听得一言半语,根本理解不了其说话的内容。

洵伦把从大娘那听来的事情一字不漏地转述给纸鸢,只听她喃喃说了一句“也就是说现在想见她也进不去吗”之类的话。

“只能等吗…感觉那会很耗费时间诶!”洵伦说着,眼角瞥见一扇窗户,不禁大惊失色,差点惊叫了出声来,行业动态“那个房间的阴气可真不是一般的重!”

纸鸢听到洵伦的话后,也朝那看去,说道:“哦~那应该是策划那些山神娶妻的始作俑者吧,只怕天一黑就轮到他了。”

“那也是他活该。”

“对了,洵伦,你先前是不是说过,这村子里存在着某种咒阵么?”

洵伦点点头。

“你还记得都是在什么地方吗?”

洵伦皱起眉思索了一会儿,道:“没什么印象了,不过要找的话大体还是知道差不多在哪些地方的。”

“好!那我们就去毁了,现在离天黑还有好几个小时,得赶在天黑之前能毁几个是几个!”说罢,纸鸢迈步就想行动,却被洵伦给拦了下来,听他吞吞捂捂地说道:

“那那那那要怎么毁啊?”

纸鸢顿时语塞,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说道:“你在教会总部那几年都是在混吃等死,啥都没学吗?”

“呃…也不是,就是时间一久,忘了。”

“那就好好想起来!现在可就指望你了,空漓还要屯着气力,和你一起捣毁乱葬岗呢!不过你放心,我会在旁边帮你的。”

洵伦见这是自己非做不可的事情,也执拗不过纸鸢,悄悄叹了口气。

一向活泼好动的智芪在这间异常沉闷压抑的屋子里可谓是有些坐不住,依旧看着窗外等待着纸鸢回来的赵爷爷,在灶房里忙上忙下研发着另一种连恶魔都拒之千里的汤药的佰草,和自纸鸢跟着洵伦走后一言不发的空漓。

智芪看着缩在床头一边独自沉思的空漓,那神情就像是在琢磨什么事情一样,又朝从灶房里捧出一堆智芪自己也说上来那是什么药草的佰草问:“佰草大哥,你知道以前倾幽姐和舞捃姐来过这里的事吗?”

此话一出,缩在床头一角的空漓不出智芪所意料的那番也等着佰草的回答。

佰草从那杂乱的药草后探出头来,想了想,摇头说道:“我并不知道,可能那个时候我已经成功躲过教会的追捕,藏在千草山里了吧。”

“佰草也…遇到过教会的追捕的事情?”空漓看着他把抱着的一堆药草丢到墙角问道。

“不是遇到过,而是直到现在教会都还在追捕我们,只要是九士的一员都免不了要被教会追捕的事。”

空漓问:“为什么教会要追捕你们?”

佰草停下手中的活,继而看向空漓充满疑问的眼神,半晌又顾自忙活起来,对他说道:“还用说嘛?当然为教会所用,为月瑰国效力了。”

空漓问:“那我的父亲,他也是九士的人吗?”

“不是。”佰草回答得很干脆。

“那他是谁?”

“你以后就会知道了。”

“那他在哪?”

“被教会囚禁在什么地方了吧,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毕竟我很少跑到千草山以外的地方去打听什么事。”

听到自己的父亲还活着这件事并对其充满希望的空漓,在佰草口中知道也被教会囚禁进来时,眼中的失落尽显无遗。

“那可以跟我说说,我父母亲的事吗?”

“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一听佰草不容分说地拒绝,说不失落是假的,他问智芪:“你也知道有关于我的事吗?”

智芪想了一会儿,回道:“恩…也就一点吧”

“连智芪或多或少都知道我的事,我却一点也想不起来自己的事…”

佰草看着空漓哀伤的神情,听着他语气里充满着些许嘲讽自己的话语,说道:“空漓,你要知道,倾幽找吞忆消除你的记忆,是为了让你忘记那些令你痛苦的画面,是为了让你不要一心只想着复仇之类的事情。”

“我的记忆是师父…”

“只要是倾幽、你师父希望的事,你应该就会遵守的吧…”

每周二、四更新>>

to be continued >>

商城公告 | 通知

即刻关注 | 社区

喜欢这部作品就点击一下 “在看”吧

原标题:华为Mate30Pro一夜“小米价”!还是麒麟990加持,首批用户买早了

原标题:小乌龟抢救了一条鱼

中国网财经3月23日讯 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网站消息,近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市场监管总局办公厅关于2019年第二批玩具等16种网售产品质量国家监督专项抽查情况的通报》(以下简称“通报”)。

  道指3天涨超20%,美股逆转进入“技术性牛市”?

原标题:王者荣耀:玩家把游戏里英雄P到自己身上,曜变成谁都是中二少年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封丘这霍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18 版权所有